又到了夜深人靜,找個舒適的位置,無方向的開始寫起這篇文章。

沒關係,照片總是會帶著我走。

12186.JPG

 

這兩天最值得高興的是Needles(s) Workshop進行了出生以來第一次的聖誕佈置,這對我對它來說也別具意義,有種"喔~我們從今起是一家人囉~"的感覺,或者對房子有這種心情有點奇怪,但每次進門,我還真的會笑笑對它說聲"我回來了",這是個打開門就會回心一笑的地方。

假如房子裡有鬼什麼的,看這房客這麼有禮貌應該也不會怎樣吧我想。

 

照片裡的聖誕樹跟LS那棵一樣是有生命的,特意選了這棵小小尖尖的放在面積小小的Workshop裡。

我覺得這形狀的樹就像在童話故事書裡跑出來一樣,再掛上我為它精心挑選的小吊飾,整個氣氛就想來杯熱巧克力抱著棉被躺在樹旁,這樣的晚上一定很不錯。

12188.JPG  

在舊貨攤找到這串舊式聖誕燈飾時很興奮,對這種復古味很著迷。

12189.JPG  

缺點是有點耗電,每開一下下就要關掉,不過也因為這樣,那短短的時間覺得它更漂亮。

 

朋友說,只有自己一個的工作室為什麼要佈置,要給誰看喔?

我覺得喔...其實在你正在佈置的當下,那種願意為逗自己開心而付出的心意,那些佈置的主要作用在那時候就已經完成了。

而後來放置的這段時間,這些只是情緒上的回味而已。

 

 

前兩篇提到這Workshop是我工作以外一個私人空間,主要進行一些純粹興趣且不感壓力的事,後來出現了些網友為LS抱不平,直斥LS是夢想不是工作。

事實上看到這些留言我還滿安慰的,能創造一個得人疼的品牌也是種成就吧我想。

 但對於當中的一些"想太少",對我這個總是"想太多"的人來說,又是時候來碎碎唸一下。

 

嗯~我這樣說好了...

夢想這回事,我個人比較執著於做什麼,而不是怎樣做。

 

一個愛設計的人在做著有關設計的一個工作,看似很容易理解的一個狀況,但很多時候這並非大家想像的那麼單純。

當夢想和"賴以為生"的工作重疊,這代表這夢想不再是單純"做自己爽"就好,還需要伴隨著一堆責任。

不管是LS的股東/投資者,或是把自己將來寄予在LS的員工,還有家人的生活費等,因此每一個決定也必須建基於顧全大局的層面上,LS仍然是夢想的一部份,因它包括了各種設計過程,但無可否認這也是我的工作,所以這是一個附帶著一堆責任的夢想啊!

其實我沒有很在乎LS能多出名或是能不能賺大錢,我在乎的是它為我帶來了繼續在這條路上走著的機會,就算那些附帶的重量有時候壓得人喘不過氣,也帶來了像是嚴重失眠等的副作用,但重要的是我願意用它們來交換。

所以,如果夢想可以分頭行事,一頭視為工作一頭單純興趣,讓無壓來舒壓,合二為一的這個夢想不是更好麼。

 

從前就聽過不少前輩說,人總是要找一個穩定的方向去支撐/投資自己做那些不穩定的瘋狂事,不為生活所迫的情況下才可肆無忌憚,才能放任做你想做的事。

 

一直以來對於那些空有滿腔熱血,口口聲聲說著夢想的年青人有種說不上來的無奈,才剛踏入社會工作沒幾年,但總是為一些不符自己期望的小事就撒手不幹,正所謂萬事起頭難,這世上不會有早就依你個人喜好設定好的工作等著你,就算是你們眼中所看到的那些成功人士,也有過那段熬過來的克難期,而這種沒完沒了的局面只會大量消耗你的青春和時間。

一家公司只要多於一人就是團隊,不管身為員工或老闆,獨善其身就只是種不負責任和沒擔當的行為。

有本事的就好好為你的夢想作好準備,不管是資金或是一切後盾,這必定比那些無建設性的嘮叨來得有效率。

 

 

原本沒主題的網誌最後演變成話太多,其實還有別的想說,但這時間點實在不適合開新主題。

放張Waffle看著肉乾的傻笑樣作結尾,睡去。

121811.JPG 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蔣文迪 的頭像
蔣文迪

Sassy Little Secret

蔣文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