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(22)    

PART2其實都是圍繞著我的身體狀況,有點異常和轉折,所以自以為利害的分為了史詩式三部曲。(誤)


  3. 本來情緒就有點低落,再以過去幾個月連綿不斷的雨天加持,人還真的有點憂鬱。

過年的時候回了上海一趟,其實在離台前就覺得身體有點不對勁,常心悸冒汗胸悶(更年期?),但有拖延症的面對眼前的長假當然是玩了再說啊!再說每次看醫生都被忠告說是壓力所致,嚴重失眠身體無法真正休息,免疫力無法回復身體也就越來越差。

我猜這時候最需要的大概是休息和放鬆吧,只是沒想到已經都太遲了。

 經過上海那接近零度的雨天洗禮,剛到達頭兩天就出現感冒徵狀。(去年到零下17度的韓國反而好好的...)

不過小感冒對於我這大塊頭還不算是什麼大問題(怎麼說都有170),所以人在旅程中的精神還算不錯,直到那一天...

 

身旁的是我妹妹,這次旅程容我稱呼它為"姊妹淘"(很難得在我身上出現的詞彙),每天想著要去哪玩的我們今天來到了這個博物館。

這是個面積小小的場館,展出的全是老上海的傢俱擺設,對於喜歡老東西的我自然充滿吸引力,事實上這已經是我第三次來到這裡了。

全館只有我一人的第一次。硬把我朋友扯進去的第二次。向我妹誠意推薦的第三次。

上兩次的瀏覽感想除了想把那些老傢俱通通搬回家之外,就是全程都有種毛毛涼涼的感覺...但對於喜歡的東西我總是不管這麼多(任性),而忘記了這次的一大重點...這次除了自己還有我妹妹。

在我倆過去那二三十年的青春年華裡,遇上靈異怪事的機率比一般人都要高,但對我而言那是感觀性的(只有感覺不對勁),對我妹而言則是視覺性的(看到奇怪的東西),也就是說...只要我倆在一起,一切也就萬事俱備了。

一開始就心裡有點發毛的二人(館內加上我們只有四個人),邊逛邊拍照留念(館內容許拍照)。

仿照老上海家裡的展品佈置,包括掛在牆上一張又一張的黑白人像照(用猜的都知道他們已經不在人世),我們拍照還是有盡量避免他們入鏡。

一直走到這張梳妝台前面,不知怎的我就是不想拍它,可能是那面鏡子吧...叫人有點不安,我妹則覺得那梳妝台很漂亮想要拍一張留念,就在按下iphone快門的那一刻,手機畫面變綠了。

我妹嚇得只差沒有把手機丟出去!

不是吧!那麼老梗??

我一直以為那只是沒梗的恐怖片編劇想出來的橋段,我很納悶為什麼卡到陰(撞鬼)一定要是這種沒氣質的綠色,難道就沒有比較有品味的鬼嗎?還是它們沒得選?那也太可憐了,但如果是我的話就會用藍綠色或孔雀藍。

好像把話題扯得有點遠,但無可否認我為這俗氣的開場感到有一點失望。

 

我妹打開iphone相本想把那張照片刪掉,還好老梗到此為止,有成功刪除(汗),身為姐姐的我在這時候當然要安慰幾句...

"iphone有時候是會這樣啦!3C產品真不可靠!(下刪一段碎碎唸)"

我妹把手機往另一個方向試拍幾張發現沒問題,我接著說...

"就說嘛!不然你現在再拍一次,就知道是不是手機問題啦!"(好像是越幫越忙?)

(好啦...我承認是我自己想知道)

 

結果...又是綠的...

"Opps..."

 

只見我們突然話變少了,然後擺出一副又欣賞又尊敬的表情逛完展覽。

直到離開出口超過100公尺後,我倆才邊跳邊瞪大眼睛說"天呀好可怕好可怕!!!"(可能是面子問題,當它們想嚇你而你又被嚇到的話也太不帥了)

 

晚上吃過晚飯回旅館,一切很正常我倆也快把白天的事給忘了。走到巷口時我妹說...

"那台車子上的人怎麼沒有臉??"邊說邊把我手拉緊緊的。

我往她說的方向看,只見一台車子裡坐著一個男人,臉剛好被影子擋到了...=_=

"大驚小怪,那只是影子啦!"然後就回房間了。

 

晚上人躺在床上看書不小心睡著,午夜時分醒來驚見眼前壯觀畫面!在我床尾左邊窗框上,電視上,右邊房門各懸掛著一把打開的雨傘!就在這個小房間內有三把打開著的雨傘!天呀!就算不太迷信的人也知道這樣子不太好吧...(我腦海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我媽)

我對著還在床邊織毛線的媽說:"這是你做的好事吧..."

"對呀!不然雨傘乾不了!"(我媽是個不拜拜也沒宗教信仰的人, 也對任何禁忌一無所知)

"那也不用在半空吧!眼睛睜開一堆雨傘飄在那很可怕耶!"

"那有什麼關係!"(然後一副懶得理你的表情)

沒辦法...只好自己爬下床收傘去,它馬的雨傘還給我卡住收不了!(我當時的內心OS)

後來還要一把一把拿給我媽處理,心想這也太欺負人了。

 

其實這晚是在上海逗留的最後一天,隔天起床吃過午飯就要往機場出發,反正人都要走了其實也覺得還好。洗了個澡躺回床上準備睡覺,但失眠嚴重的人加上剛剛不小心的小睡片刻...人就更睡不著了,而我妹早就在旁邊熟睡中。(好羨慕)

望著天花發呆,我媽的打呼聲又越來越大...最後還是屈服了。

吃顆安眠藥希望能倒頭就睡。

 

就在我半夢半醒之間,地震了。

好吧,其實那不是地震(這只是我當時第一個想法),是我的床被猛力搖了,往上往下往左往右,我就像在平底鍋上的煎蛋。眼皮還是閉著的,花了好幾分鐘才用盡全身力氣讓自己醒來。

為什麼不讓我睡覺呢!安眠藥性還在發作中,沒多久眼皮又不自覺閉上。

沒錯,又來了!搖得我頭好昏...ai........好累....

睡不了,但又不想吵醒我媽和妹妹,最後只好撐著眼皮等到天亮,早上頭也不回的離開旅館吃早餐去。

 

我跟我妹提到昨晚的事(反正不用再回去了),她又再次提起了昨晚回旅館前看到的那台車子...原來...當時她說的不是男人,而是他身旁坐著的那個女人。

問題是,當時那個男的旁邊根本沒有人呀!!

呀~~~~~~~~~~好沒創意...老梗吧!

(汗)

  

但以上發生的到底跟我健康有什麼關係呢?

其實也沒什麼關係,只是想說當自己身體虛氣色差的時候真的不要做白爛事這樣...(好有教育意義)

 

離開上海回到台灣這段日子,頭半個月是感冒變嚴重的時候,最辛苦的時候整天只能躺在床上。後半個月全身皮膚開始出問題。

從小皮膚沒太大問題,也從不會食物或動物過敏,現在的狀況是突然失去了大部份過敏原抗體,最慘的是還包括貓狗...暫時被迫和小孩們隔離的感覺好差。

而這段日子我看著自己像要腐爛掉的樣子,心裡不免又想到恐怖片的老梗...難道我已經死了?

好吧...不好笑。


反正我已經看了不下五六次皮膚科,醫生認為是免疫力異常(也太明顯),除了調養身體就只有調養身體,其他的也只有繼續吃藥塗藥避開紫外線之類的,不過我想說...想在台灣遇到太陽還真不容易呢...(感覺是雨季還沒過雨季又來了)

 

有天無聊跟朋友說起在上海的經歷,隔天就被帶到行天宮收驚了!(驚)

抓替身?哈哈哈!好80年代港片的說詞喔!

沒想到收驚除了可以保小命,還可以對美容有幫助,又有好吃米糕還有炒冬粉,感覺還不賴!

我想以上也算是一段挺奇異的經歷吧哈哈!

 

photo (20)  

4. 其實這不知道是好事壞事,應該是好事居多吧...就是常期宅在家/店裡的我,在這段關鍵的休養期,一星期內竟然出現了三個雜誌專訪,一個電視節目訪問,加上要出席一個大型活動,還有一個朋友婚宴。

看到鏡子裡自己的臉就頭痛,這根本是吃chili不小心潑了一臉的樣子,請問是要如何見人呢...(內心深處仍然是在乎自己外觀的少女一名)

翻遍化妝袋發現手頭上有的化妝品遮瑕力都很弱,我還特意為此去買粉底液,然後就開始了抹水泥的大工程。

以前化妝只需十五分鐘,這天我卡在浴室足足一個多小時仍未成功,專注太久人都開始想吐了,這根本是畫皮的戲碼!

畫皮畫了很久,雖然仍然帶有一臉倦容,但這星期的種種亮相總算是平安過渡了。


現在身體上的皮膚已經好多,臉上的也有好轉,但等它痊癒應該還需要一段時間,後續還有長期的褪斑日子需要渡過,這個2012年大概是沒辦法完全回復以前的膚質了。

默哀吧。

 

5. 話也太多,突然不想講了,就這樣吧。

 

 

蔣文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0) 人氣()